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無計可施的牛長河

類別:玄幻魔法 作者:思緒飛揚 本章: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無計可施的牛長河

    丹藥店離拉褲子的王府很近,老家伙又不是路癡,怎么會走到了牛長河的王府呢?

    原來,這其中有別的原因,說到原因,還要從前一天管家離開丹藥店開始說起。

    拉褲子的管家離開了王玨的丹藥店,回王府的路上,管家后悔的要死,一百兩銀子打了水漂,只要自己再堅持哪怕一小會兒,這一百兩銀子就省下了。

    但是后悔沒用,銀子已經送人了,再要追回來已經是不可能了,晃了晃腦袋,管家手里抓著儲物袋,飛一般的向王府跑去。

    “王爺,靈丹拿回來了,王爺認識的這個半仙閣下真是了得,一下子吞了咱們三千萬多萬元石,大手筆呀!不到四十萬瓶增元丹。”

    管家飛速來到拉褲子的房間,站在門口的一瞬,管家強行平復下來激動的心情,此刻,早忘了損失一百兩銀子的那件事兒。

    管家還沒推門進屋,話先傳進了拉褲子的耳朵,老家伙一聽,推門來到了房間外,一眼看見了管家手里拿著的儲物袋,不由分說,一把抓到了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“王爺,還有這個,這個儲物袋里是那一百萬元石的靈丹,都是上好的療傷靈丹。”

    管家說著話時,伸手摘下來儲物袋,直接向拉褲子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你先拿著,我先去牛長河那里一趟。”

    拉褲子看都沒看管家手里的儲物袋,說話的同時抬起了腿,下一瞬到了空中,眨眼沒影了。

    “唉!王爺嘴上說著讓牛長河收兵,實際上,他也希望蠻荒之地戰勝了大陸,四個王爺沒了,如果說不想報仇,這話說出去誰都不信。”看著拉褲子消失的地方,管家嘴里自言自語著。

    管家最了解拉褲子,他的話正是拉褲子的內心感受,老家伙想報仇,自己又無能為力,這時候,只能依靠牛家的勢力。

    在拉褲子看來,至少牛長河有一句話說的沒錯,牛家和完丹家同氣連枝,一榮俱榮一損俱損,假如有大陸勢力反攻蠻荒之地那一天,一旦蠻荒之地敗了,他拉褲子也跟著掉腦袋。

    拉褲子去牛長河的王府送靈丹,此刻,牛長河坐在自己房間,滿臉的頹然之色,他對面站著牛二,嘴唇緊閉著,一口大氣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“牛二,突兀城就那么大點地方,幾萬軍隊連續找了四天,竟然連個人影丟沒見到,就算找不到十四王子,他手下的二百侍衛總能見到一個兩個吧!”

    房間的氣氛很壓抑,牛二憋都快喘不上氣了,眼瞅著就要崩潰時,牛長河開口了。

    聽見牛長河說話了,牛二終于松了一口氣,哪怕是牛長河對著他大罵一場,也總比這樣讓人喘不上來氣好受。

    “王爺,我覺得有兩種可能,第一是遭遇了不測,被人毀尸滅跡。第二就是被人綁架了,此時正藏在某個我們不知道的地方。”牛二向牛長河提議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遭遇了不測,那二百侍衛呢?大白天在突兀城內,十四王子連同二百侍衛同時死了,一個生還的人都沒有回來?這話你信么?”牛長河向牛二問道。

    “王爺說的是啊!如果第一點站不住腳,牛二覺得就是第二點了,十四王子被人綁架了。”牛二接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被人綁架了,二百侍衛呢?也都同時被綁架?還有最重要的一點,如果綁架成立,綁匪無疑是為了財,可是四天過去了,綁匪為什么還不提出條件?”牛長河按自己的思路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王爺覺得會是哪一種情況?”讓牛長河說的牛二沒主意了,于是向他請教起來。

    “把軍隊撤回來吧!再搜也沒有必要了,只會搞得民怨沸騰惶恐不安。”牛長河揮了揮手,做出了最終決定。

    “王爺,要不然,再把全城戒嚴凈街,大街上一個人沒有了,然后再挨家挨戶搜查。”牛二沒轍了,又提出了牛長河之前的老辦法。

    “不行,那么做會亂套的,上次就是例證,我問你個問題,十四王子消失的時候,真的沒有目擊證人么?他失蹤的那天,滿城都是人,大白天的能沒有人看見?這話說出來你相信?”

    否定了牛二的意見后,緊接著,牛長河又向牛二一連問了好幾個問號。

    “不相信,打死我都不信,不但有目擊證人,而且還有很多人親眼目睹了,只是不告訴我們。”經牛長河提醒,牛二頓時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從今以后,誰都不要再提戒嚴的事兒了,你回去把搜查的士兵都撤了吧!”牛長河揮了揮手,示意牛二可以離開了。

    牛二前腳剛走出房間,拉褲子來到了牛長河的王府,二人直接走了個面對面。

    “牛二元帥,你這么匆忙是要干什么?”見到牛二急匆匆的樣子,拉褲子立馬向他問道。

    “王爺命我撤回搜查的軍隊,不查了!”牛二向拉褲子回答道,說完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查了?十四王子至今沒有下落,為什么就突然不查了?”

    拉褲子心中疑惑,老家伙深知牛大力在牛長河心中的地位,如今,就這么虎頭蛇尾的結束了,拉褲子不疑惑才怪。

    “唉!這孩子肯定發生不測了,再怎么找也是枉然,不說他了,賢弟,你怎么有閑工夫來我這兒了?增靈丹的事兒有著落了?”

    還沒說話首先嘆息了一聲,牛長河的眼圈紅了,如果說他不想找了,那純粹是瞎扯淡,孫子失蹤了,沒有一個做爺爺的不著急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專門送增元丹來的,不但有著落了,而且三千萬元石的增元丹一顆不少,老哥哥請看!”

    拉褲子面無表情的說著,牛長河正為孫子的事兒難過傷心,即便湊夠增元丹是一件大喜事,這時候也得忍著,一旦露出來一點笑模樣,對方就會認為是在幸災樂禍。

    一把抓過拉褲子遞來的儲物袋,牛長河沒用神識,直接用手撐開了儲物袋的口子,探頭向里面看去。

    “賢弟,你說最短日能湊齊,這才過一天就全部湊齊了,不但湊齊了,而且還很便宜,賢弟,你為老哥哥我忙了個大忙。”

    剛才還因為牛大力的事兒愁云慘淡,如今見到了靈丹以后,牛長河頓時喜出望外,單手抓著儲物袋,向拉褲子連連拱手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客氣了,還是抓緊把增元丹送到前線吧!早一日送到,就少一些傷亡。”拉褲子真誠的說道。

    這話確實發自老家伙的內心,攻打大陸的軍隊中,絕大多數都是突兀族人,他不愿看著自己的族人一個個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,一高興把最重要的事兒忘了,管家!”牛長河立馬喊管家進來。

    “王爺,您叫我!”管家進來后,垂手侍立在一邊,等著牛長河吩咐。

    牛長河沒有直接把儲物袋交給管家,而是把手伸進了儲物袋,拿出來一只玉瓶后倒出來一顆靈丹,然后蓋上瓶蓋放進儲物袋里,這才把儲物袋遞給了管家。

    “馬上派人把增元丹送到前線,千萬記住,務必要注意安全,決不能馬虎大意,就算是人死了,也得給本王保住靈丹。”儲物袋遞給了管家,牛長河不放心,又是一番千叮嚀萬囑咐。

    “王爺,要不然,我親自帶人送往前線,只是這么一來就沒有人照顧王爺了。”管家看著牛長河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我最放心,就這么決定了,我還不老,自己能照顧自己。”管家親自前往,牛長河自然是非常歡喜,一高興連本王都忘記說了。

    “賢弟,你幫老哥哥做了一件大事兒,老哥哥得謝謝賢弟,別走呢!陪老哥哥喝兩杯,來人吶!備宴!”牛長河要挽留拉褲子喝酒。

    “也好,很久沒和老哥哥一起喝酒了,今日就破例多喝幾杯。”說著話,拉褲子坐到了牛長河對面。

    見拉褲子坐下了,牛長河手里還有一顆增元丹,一抬手扔進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懷疑增元丹有假?既然不相信我,又何必非要我采購靈丹呢?”

    看到牛長河的舉動,拉褲子的臉頓時陰沉下來了,對牛長河的行為表示了非常的不滿。

    管家在王玨的丹藥店時,也曾經使用了一顆增元丹,但那是為了檢驗增元丹的真偽,同時也是拉褲子授意,和此刻牛長河的做法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哈哈!賢弟莫怪,此事非同小可,老哥哥我也不得不謹慎行事,此丹很好,如果我所料不錯,應該是王玨親手煉制,也只有他的靈丹,才能達到如此驚人的效果。”看著拉褲子嗔怪的神色,牛長河頓時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這個老狐貍,明擺著是不相信我,還他媽的跟我來這一套。”拉褲子也瞅著牛長河,心中對他一陣大罵。

    拉褲子本想在這兒多喝幾杯,如今牛長河突然來了這么一手,拉褲子頓時沒了興致,拿起酒杯喝了一杯后,直接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,我府里還有許多事,就不陪老哥哥喝了,告辭!”拉褲子說完,不等牛長河開口挽留,邁步就向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來人啊!”

    在拉褲子看來,牛長河必然會挽留自己,可是,出乎了老家伙的預料,牛長河并沒有挽留他,只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,目送他離開了房間。

    拉褲子前腳剛走,牛長河立馬對著屋外高聲喊叫,隨后進來了一個下人,恭敬的垂手侍立在桌邊。

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鎮天圣祖》,方便以后閱讀鎮天圣祖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無計可施的牛長河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鎮天圣祖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無計可施的牛長河并對鎮天圣祖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二连尾一赔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