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6章 支線:化蝶

類別:科幻靈異 作者:不要打臉 本章:第496章 支線:化蝶

    三階神器鏈齒鋸的導板是一塊六尺多長,多老寬多老厚忘了懶得查數據卻指定是挺老寬挺老厚的透明長板。

    被抽走了七條鏈齒,導板的側環上只留下了三維跑道似的七圈錐槽。

    這些錐槽的槽刃鋒利,槽底圓潤,隱隱有細紋連綿筆直,仿佛是幾塊薄板拼壓在一處的樣子。

    導板聯接橫握手柄,像一塊五分錢還是三分錢這記性剛說完就忘了的白糖冰棍兒。

    不過只是形象而已,這東西在狗剩子師傅那里是要叫做七尺之蛆的,辣么大的蛆,是人是鬼都要被實實在在的吃進肚子里去的。

    “七尺之蛆!!化蝶!!!”

    綾教習神色肅然,莊重里蘊藏激動,拐帶的說話抖顫,甚或流露出一絲鄉音。

    韓三沒聽妥當,疑惑的問宓蜜,“華爹?妹聽說飛仔他爸要來呀。”

    宓蜜白了韓三一眼,懶得和他尬聊,“化蝶,破繭成蝶的蝶。”

    “蛆,也能化蝶?不該是變蒼蠅咩?”

    “愛啥啥吧,哎,你看你看,嘿,真變了嘿。”

    韓三正過臉色一看,果然變了。

    還真沒變出什么蒼蠅蛾子,不過是變長了一點點而已,或者說,一點點變長了。

    白糖冰棍似的斬馬大劍在綾教習的手上一層層的變薄,也一截截的突長。

    到最后,薄成了片兒的鏈鋸導板足拉長到了八倍,邊沿鋒利無匹,六尺多乘八再加上一尺多的握柄,堪堪十八米長短……果然超過三十米,的一半長了。

    這回,要像個什么東西呢?太陽底下曬化了淌出去老長一截的白糖冰棍兒?

    從臂鎧到無定飛環直至星云鎖鏈,韓三早被狗剩子師傅層出不窮的山寨腦洞刺激的心如止水了。

    現在不過是斬馬大劍變成了斬馬大長劍而已,變化簡單,功能單一,不過是幼兒園中班的改裝水準,韓三哥可不想多花什么精氣神來給它打個好比方。

    綾sir橫砍豎劈比劃幾招也覺得興致已過,刷啦一聲將斬馬劍八片鋒利的劍刃收合而一,回過右肘,貼著臂鎧鎖鏈手套上方,搭在梭尖臂盾下緣的弧形敞口邊,便是隨手一送。

    兩米來長的一把斬馬劍,伸直兩臂,手指尖都摸不到首尾兩端,更不用想一手劍鞘一手劍柄的插回去,就算是背越式歸鞘法都不成的。

    可是韓三現在眼睜睜看見有人做到了,這可比能拉長又能收短的噱頭更引人入勝。

    斬馬劍的劍身仆一觸盾鞘的弧口,立時液化,盾鞘弧口直如長鯨吸水一般,吐嚕一聲便把曬化了的冰棍吸了進去,末了,連冰棍簽子都給吞了進去,穩穩的卡在臂盾的兩道棱脊之間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七尺之蛆的終極版本,化蝶!長五十四尺半,寬九寸,厚一指,極致鋒銳,不滯于物,無堅不摧,橫掃六合,蕩盡八荒……”

    產品的推廣配詞比前幾個都硬得多,綾教習卻沒有更壯懷激烈的情緒,仿佛完成了今天的業績,掐著點兒準備下班了一樣。

    “挺好,挺好。綾教習的業務水平果然是極好的,這把,這把,這套兵器吧,我就放心的暫借給你使用了。”

    韓三吭哧了半天,實在沒有從嘴里吐出七尺之蛆恁么考驗意志品質的意志品質,于是含糊過去,交待兩句,下一步就該實戰出真知了。

    韓三回歸自己的新編軍團的時候,主理一切事務的副軍團長已經帶著一票高中低級指揮官恭候多時了。

    韓三這邊跟放炮仗似的光芒閃耀,金風大作,早就引起了手下部眾的關注和在意。

    等韓三走近,偉岸身形配上黑皮制服,再有更加分數的酷炫臂鎧,起碼副軍團長的桃花眼里著實爆發了一陣璨然神采。

    擰著一身ol粉紅套裝,長領蕾絲白襯衫少系了兩個扣,恁波瀾壯闊的就過來了。

    “軍團長大人,夠威軍團現已完成整編,共編入戰斗人員四千七百多人,平均魂力一百五左右,請指示!”

    聽到夠威兩個字,韓三沒有感慨萬千,只是感慨百十。

    韓三哥的夠威軍團,實在可說是一波三折。

    初出道時,沒駐地無徽章,只是一個夠威還通常省略后三字的名字,軍團長大人以下盡數嘍啰,只能弓弩彈弓棒球鐵餅之類,尋罅撈撿一星半點的魂力渣滓。

    奈何軍團長大人是個太過給力的,這一星半點也偶爾為之,不可常得。

    待行不過百里,時機到了,萬千年祈拜得幸遇見了官富都二代的達米安楊大人,本想著自此飛黃騰達,安身立命。

    結果上司涼薄,自己爽翻天際,卻把一眾披荊斬棘的老弟兄扔在幼兒園愛搭不理,尋常上值下值,更似嘍啰。

    此番鏖戰,達米安楊軍團長以身而隕,放縱二五仔白眼狼名斯瑞字韓德者倉皇南逃。

    果天無睿眼,鼠輩得意,斯瑞韓德更勝達米安楊大人往昔,其中苦曲,換誰得知?

    第三番的夠威軍團序列里,刀仔魚腸搟面杖三人暗暗悲鳴不平,仗著后三排的資歷,肆無忌憚的腹誹官長。

    韓三卻從未真格聽來,一門心思都放在蕩滌覆頂之云,還塞沃萊斯一個朗朗乾坤之偉業。

    究竟心底,韓三自以成就靈神為佳,否之,以此了心底惴惴,分神散念,亦是排遣良方。

    說的接地氣一些,韓三正在嘗試以注意力轉移法和沉迷究竟法來緩解和治療戰爭創傷。

    與布拉伯一場神戰,韓三遠遁次位面,耗費位面之魂舔舐療傷,其中損傷無以言表。

    僥幸得脫,舍主位面而瞬息至覆頂之云下,則是典型的應激反應。

    就好像空手去捏蠟燭上的火焰被燙到卻不服氣,一心頭鐵的想再多一次,越過心理障礙也罷,命運之子的自衿驕傲也好,反正意識告知必須再來一回……更脫俗的說法,叫不信邪。

    因著綾教習破解放飛三階神器鏈齒鋸的諸般威能,韓三好歹得以解脫,此時不過空虛寂寞冷,萬分想念主位面的溫馨慰藉,以為后續遺創之調養。

    故此。

    韓三慨然,“既然如此,那就按大小個兒站好了隊,跟著我!!在這塞沃萊斯海岬上再戰一遭!!!”

    韓三過夠了豪氣干云的癮頭,扔下一句綾sir動手韓德動口的囑咐,便再沒多余的心思流連云下,這么多章也算出息了,歇一歇,該是回家看一看了。

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命運道標》,方便以后閱讀命運道標第496章 支線:化蝶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命運道標第496章 支線:化蝶并對命運道標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二连尾一赔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