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 秦蕭的懷疑

類別:現代都市 作者:殘殤 本章: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 秦蕭的懷疑

    通過這件事情之后,秦蕭也更加的肯定,流竄在南荒這一批夜行者,是有組織有計劃有針對的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行動,都是精心策劃過的,都不是隨機亂來的,都是把握好時機才果伐出手的。

    所以,每一次基本都能夠實施精準的打擊,不管三千仙門的防御力量有多強,多小心,都是無濟于事的。

    所以,秦蕭也有了一個確定的推斷出來。

    “純潔哥,現在看來,那些夜行者的確是偽裝了起來,混進了三千仙門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們才能夠如此迅速,如此精擊的發起攻勢,襲擊得手之后,又迅速的盾去,很快消失的無影無蹤,讓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去追查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他們的情報掌握的非常的精準,連我們的一舉一動,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,這里面很不簡單啊。”

    純潔哥也想到了這個方面。

    “就算確定了這個,也沒用啊,也根本揪不出來那些夜行者。”

    “以他們的偽裝術,混進三千仙門之中,只要他們不主動爆露,我們很難找的,根本就是海底撈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個任務,可真是夠讓人頭疼的呢,最討厭這梳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能夠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場的話,那就好了。簡單粗爆,干脆。”

    抱怨郁悶歸抱怨郁悶,但事情總還是要去做的。

    再難,也不能夠認輸了不是。

    “而且——”

    “純潔哥,你有沒有發現一個問題,這些夜行者好像不想我們離開南荒。”

    秦蕭又道了一句,這話倒是讓純潔哥微一楞,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這怎么說?”純潔哥問道。

    秦蕭道:“你看啊,我們在南荒呆的這萬年,風平浪靜,一起襲擊事件都沒有出過。所有的夜行者,都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,沒有任何冒頭的跡象是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呢,當我們一離開南荒,那些夜行者就馬上的開始行動了,讓我們前腳離開,后腳就又馬上趕了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純潔哥想了想道:“可是這樣,好像也不能夠證明的了夜行者不想我們離開南荒吧?”

    “夜行者不應該是想我們離開南荒嗎?只要我們離開了南荒,那他們便是可以很好的展開行動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——不對不對——”

    純潔哥忽然一拍腦袋,馬上想到了一些情況了:“是哦,如果夜行者不是不想我們離開,故意的以行動來牽制我們,讓我們迅速的趕回南荒的話,那他們完全可以不用這么急的動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剛剛離開南荒,夜行者就迫不及待的動手了?”

    “細想一下,的確是有些說不通理。夜行者真的是忌憚我們的話,那應該會緩一緩再動手,不應該急于這么一時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們此舉的目的,確實是極有可能是想要將我們牽制在南荒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們這樣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事出無常,那必定就有妖啊。

    做什么事情,都應該是有目的性的。

    秦蕭搖了搖頭,道:“我也正在想這件事情,在想夜行者的目的,只是一時還想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覺得,這個目的很重要。要是我們能夠弄的明白這個目的話,那或許就應該可以知道夜行者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知道這個的話,那或許這一次的事件就可以得到很好的解決了。”

    “之前我們就分析過,夜行者此番肆意的進犯我們仙域,在我們仙域之中生出屠戮,一定是有目的性的,有針對性的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不單純只是為了削弱我們仙域的一些力量,現在看來應該是還有別的其他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問題的關鍵,應該就在于此。”

    純潔哥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,他也在那里沉思了起來。

    秦蕭也繼續的想著這件事情,腦海中冒出了一個個的念頭,一個個的假設出來。

    這件事情,細想之下,覺得很奇怪啊。

    明明那些夜行者怕自己三人,卻又想要將自己三人拖在南荒之中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三人一直在南荒之中不離開的話,那些夜行者也不敢在南荒之中再出手吧?

    這樣的話,那些夜行者又能做什么?

    那些夜行者先前一直在南荒之中行襲擊之事,流竄作案,屠殺了諸多的天才和古圣境的存在,鬧的南荒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現在,卻是要放棄?

    不對南荒做什么了?

    如果是這樣的話——

    “或許,南荒根本就不是這些夜行者的真正目標,南荒只不過是個幌子罷了。”

    幌子?

    純潔哥皺眉道:“如果南荒只是一個幌子的話,那將我們拖在南荒又是意欲何為呢?”

    “拿南荒來當誘餌,目的是要對付我們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但也不對啊,如果真的是我對付我們的話,那應該早動手了吧?”

    “再者來說,我們的實力可是不弱啊,沒有世界神境的力量,根本不可能對付的了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夜行者敢動用如此的力量,只為了對付我們不成?應該沒這個道理吧?”

    “膽敢有世界神境的力量出手的話,那相信你們仙域肯定不會坐視不理的,肯定會有強者出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說,你也沒有得罪過夜行者一族吧?他們為什么要針對我們呢?”

    秦蕭搖了搖頭,道:“想不明白啊,我也沒有弄明白這件事情,暫時都只是一些猜測推斷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應該不會為了對付我們,如果為了對付我們的話,那應該早就出手的才是的。我們都已經在南荒呆了萬年時間了,可也依然沒有任何的動靜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來說,敢在仙域之中動我秦蕭,那算他夜行者一族夠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血剎盟都不敢做的事情,他夜行者一族敢做?”

    “就是說嘛,先不說兄弟你的實力擺在那里的。一般的世界神境出手,也根本就沒有可能殺的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來說,兄弟你要是輪回至尊存在的親傳弟子,在仙域之中動你,那也要先問問李圣答不答應了。”純潔哥也是道。

    這種可能,應該是可以基本的排除的。

    在仙域,想要對秦蕭出手,太難了。

    不過秦蕭倒是知道,不管是血剎盟還是夜行者一族,都有殺自己的理由的。

    只不過,應該不會輕易的出手才是的。

    血剎盟對他可是夠恨的,但也不敢輕易的對秦蕭下狠手,不敢輕易的派世界神境的力量來對秦蕭出手的。

    畢竟這種事情,極有可能會惹怒李圣的。

    一尊輪回至尊若動怒了,那可是極可怕的一件事情的。

    排除這種可能,那還有什么可能呢?

    頭疼啊。

    一時想不明白,也只能是慢慢想了,再靜觀其變看看。

    有些難題,也不是一時半會能夠解的開的。

    所以,秦蕭三人繼續的在南荒之中查了起來。

    轉眼,又是三千年時間過去了。

    果然,夜行者一族又沒有了任何的動靜了,又完全的消失不見了蹤影似的。

    這讓秦蕭也更加的肯定了,這些夜行者就是為了拖住他們,讓他們呆在南荒之中,才會有如此之舉的。

    南荒,并不是夜行者的真正目標所在。

    只拖住他們,又不對他們動手,這很奇怪啊。

    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夜行者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若是耐不住性子的人,恐怕早就要狂燥了,像蒙大力那種急性子,早就抓狂了。

    “純潔哥——”

    想了很久,秦蕭也終于有了一個很好的想法出來,他覺得這個想法還是非常的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既然夜行者的目標不是南荒,也不是我們。那可能,南荒只是他們的一個游戲場罷了,或者只是來迷惑整個仙域的小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們正好闖了進來,所以可能威脅到了夜行者一族的什么東西,他們才會將我們拖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拖在這里又不對我們動手,那顯然是忌憚我們。”

    “而這份忌憚,應該是怕我們發現了他們真正的目的,破壞了他們的壞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離開南荒,就會對我們的真正目的構成一定的威脅。”

    “按這個邏輯來推斷的話,那最有可能的是,他們并不想我們去某個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當時離開南荒是前往幽冥之地,你當時離開南荒是前往與瑤池圣地接壤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覺得,問題的關鍵,應該是在幽冥之地之中。那里,應該才是夜行者一族的真正目標所在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幽冥之地?

    純潔哥有些不解的看著秦蕭,想了想,道:“幽冥之地,不是人族禁區嗎?不是完全的荒蕪之地嗎?”

    “別說人煙了,就是生命都沒有,一片幽冥。”

    “夜行者一族去那里干嘛?難不成,還要在仙域建立一個基地起來不成?不至于有這樣的膽子吧?”

    純潔哥雖然看到了先卑族的預言,但純潔哥也并沒有多放在心上,并沒有相信這個預言。

    秦蕭也聽眾了師尊的話,先卑族的預言要絕對的保密,不能夠向任何人透露半分。

    所以啊,秦蕭自然也沒有跟純潔哥說這個預言是真的。

    按這個預言來說的話,夜行者一族可是要霍亂大千世界的。

    此番不尋常的舉動,或許是已經開始有動手的痕跡了。

    血剎盟早已經將觸腳伸到大千世界的每一個角落,力量已經壯大到了一個難以想像的地步。

    夜行者一族一直都沒有任何的動靜,這一次進犯仙域,算是有了一個開始了。

    如果說夜行者真正的目的是幽冥之地的話,那其實真正針對的,應該是地界。

    地界,可是一向與天界和界不和啊,是天界人界聯手的將地界封印起來的。

    地界之人,生性好斗,一直都想要稱霸整個仙域,想要一統三界,野心極大。

    所以,秦蕭也有了一個大膽的假設,會不會夜行者一族的真正目的是沖著地界而去的呢?

    是想要幫地界解除封印,將地界釋放出來呢?

    有沒有這種可能呢?

    只是秦蕭心中也在懷疑著,天界和人界兩界聯手封印的地界,連地界的輪回至尊存在都沒有辦法沖破的封印,夜行者一族有如此的能力,可以去幫助地界解開封印?

    這聽起來,好像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,好像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也或許,并不是沖著封印而去的,或許有其他的什么目的吧。

    所以,秦蕭才會有這個懷疑出來。

先看到這(加入書簽) | 加入書架 | 推薦本書 | 我的書架

如果您喜歡,請把《絕世神通》,方便以后閱讀絕世神通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 秦蕭的懷疑后的更新連載!
如果你對絕世神通第三千一百七十七章 秦蕭的懷疑并對絕世神通章節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后臺發信息給管理員。
二连尾一赔几